云千雁

千帆过尽皆不是,雁衔书卷日边来

专门写文的博客
谢谢每一个看我的文的小天使啦
如果有任何建议的话私信我就好
开个博客圆一下我的写作梦
对了,拒绝回关,很烦

[魔道祖师全员cp向]论画手是如何捕捉文手的(六)

#啦啦啦我又复活啦



最近真可谓是多事之“夏”了。前边的六月三十结婚日的热浪还没有过去,新的一波爆炸性消息又上杆子冲上了八卦阵地的前线,誓将前浪狠狠的拍死在沙滩上。

这一切的一切,主要是因为夷陵老祖这厮深更半夜不睡觉,更了一发文。让他文中痴缠了三百年,一千多章仍别扭着不肯承认自己的爱情的两位男主互相表白了。

更文就更文呗,喜大普奔的事。可夷陵老祖总是能做出与众不同的旷世奇举。

这位不甘寂寞的文圈怪才复制了男主表白的话,编辑了一条微博,并且艾特了含光。

夷陵老祖V:“'过去的那么多天里,我有一句话特别想告诉你。可我这个人又怂的不行,敢想不敢做,只得每次见你就悄悄的在心里说一遍。可是现在我觉得再不说就来不及了,我怕有人先我一步说出口,那样我在心里念叨的那几万遍岂不是全作废了。所以,你听好了,我喜欢你。我喜欢你笑,喜欢你皱眉,喜欢你舞剑,喜欢你谈笑风生,喜欢你与我置气……我喜欢你这个人,从头到脚每一寸我都喜欢的不行。你常说,我有病。对,我就是有病,我恋你成疾。'
初遇惊鸿一面,自此药石无医
@含光”

瞧瞧这恋爱的酸臭味!不用四舍五入就可以当作告白了啊!简直是蒸煮抓着狗粮往你嘴里塞,就怕噎不死你。

上次结婚日的两位一直在澄清否定,可这次全网的人都可以作证是蒸煮先动的手!这简直是太丧心病狂了!正常人尚且能分分钟脑补一场竹马竹马、日久生情、双向暗恋这般温馨甜腻的戏码出来。更何况是那些常年混迹于各种平台,脑洞大过天的同志们。各个脑海里都是一场年度大戏。这简直太精彩了!怎么能不昭告天下呢!

于是还不到四点,某些坚持修仙、不怕秃顶、不怕黑眼圈,立志于屹立在八卦第一战线的战士们就如同被打了鸡血一般开始了他们的“奋战”。

一切能用到的社交软件同时开炮,开始了范围性轰炸,试图将所有被波及的人吵醒。

作为这场八卦风波中心的蓝忘机更是难逃厄运,将将五点就不负众望的被吵醒了。此刻还处在漠然麻木、大脑当机的状态,丝毫不知道自己已经处在了何等微妙的处境中。

这种与世隔绝的状态学名叫做:超生物钟设置强制启动后的应急保护状态,俗称:没睡醒。常发作于被各种各样出其不意的原因不得不醒,却仍渴望与周公来一场约会的全年龄段人群。症状表现主要有三点:意识不清楚,脾气暴躁,做事不过脑子。

qq特有的咣咣咣的砸门声持续不断的响起,仿佛有一个穷凶极恶的容嬷嬷站在蓝忘机的门外,更是刺激蓝忘机的症状加深。

看着一个又一个99+的群消息,蓝忘机尝试着点开群聊界面再退出。

很好,红点没了。

可不到一分钟,这个聊天群又积起了99+的消息。

契而不舍的蓝忘机开始了戳“泡泡”游戏。点一下,没了;等一会,又有了;再点一下,没了;等一会儿……
重复几轮同样的操作后,他终于认清了事态的严峻——这已经不是能用手速解决的问题了!

终于“可怜弱小又无助”的蓝忘机凭借着一股起床气,做出了一个惊天地泣鬼神的决定。他毫不犹豫的卸载了qq。

啊,世界终于又清净了……

“滴滴滴滴”微博提醒铃借着qq安静的刹那开始表现自己。

没关系的!删掉!

微信也有几条。

可以。删掉!!

贴吧也不安分

删掉!!!

嗯,消消乐怎么这么激动。

删掉!!!!

还有短信。

删……删不掉……QAQ

蓝忘机眯起眼睛,幸好在他不清醒的大脑决定格式化无辜的手机前,他成功的又睡了过去。

这一觉真是格外的香甜,等蓝忘机被闹铃温柔的从床上唤醒,他已经把这段经历与做的那些光怪陆离的梦一起打包抛到了脑后。

再加上他负责的项目在法律合约上出了些小问题,更是把某些程序被卸载这件事忘了个干干净净。他急急忙忙赶往公司,和法律顾问一起协商到了中午。这边解决完,正好新的大卖场的场地也基本上准备好,本来是周一的工作,但今天正好就在附近,蓝忘机就准备一并检查了。

等百八十个小项核查完,已经很晚了。

蓝忘机还没能喘口气,蓝曦臣的电话就打了进来。

“忘机你怎么不回我微信,在忙吗?”

???什么微信?

蓝忘机陷入沉思。虽然自己是在忙,但是应该不至于连手机的提示铃都听不见吧?

虽有些不解,蓝忘机还是条件反射般的开始应付自家大哥。

在反复强调自己并没有被绑架、丢手机、忘密码,昨天晚上睡觉有好好盖被子、有好好吃饭、有处理好手头上的问题、有和别人好好相处、没欺负别的小朋友(划掉)等一系列稀奇古怪的问题后,终于勉强止住蓝·超级弟控、老妈子兼职幼儿园老师·曦臣的关心。这才有空去查看自己的手机出了什么问题。

翻遍了应用程序列表,蓝忘机惊奇的发现自己莫名其妙丢失了微信、qq、微博等一系列通讯程序。经过一番艰苦卓绝的回忆,他勉强回想起了他在不清醒的时候都干了些什么。

群里发那么多消息应该有很重要的事情吧,自己就这么错过去了。微博上好像有夷陵老祖@自己的消息,就这么给忘了。微信上也会有一些重要的文件传输吧,好像都没看……

但是!这些都还好,最让蓝忘机心痛的却是他玩了半年的消消乐!这种游戏没!有!存!档!删了就要从头来过啊啊啊啊啊!Orz

总算找到公司网络并重新下载好那些个软件后,蓝忘机跳过了新手指南,以一种颇为复杂的心情面对着纪录一片空白的消消乐。哀悼几秒后,他默默的删除了游戏。

是时候换一个更养生的游戏了,比如说涂色块?或者养青蛙?

他一边思考着未来的发展方向,一边点开了qq。

很好,所有群都是99+,甚至有几个粉丝群仍在发消息。这到底发生了什么惊天动地的事?

蓝忘机首先点开二次元中关系比较亲近的几个朋友的私信。无一例外,全是在盘问他与夷陵老祖到底发生了什么。

再点开刷的最欢快的粉丝主群,在一连串奔流不息,耀的人眼花缭乱的信息中,蓝忘机努力捕捉到了几类型的话。

第一种:提问型
“请问含光太太,您和夷陵老祖到底是什么关系!要详细的解答哦~”

第二种:欣慰型
“哇塞,我们家含光终于长大了,会交男朋友了!”

第三种:祝福型
“两位太太一定要好好的,我们会支持你们的!”

还有无比奇怪的第四种:美食型!
“呜呜呜含光你怎么一声不吭就有了归宿呢!男人都是大猪蹄子!”

新晋大猪蹄子蓝忘机一脸懵逼:所以我和夷陵老祖到底发生了什么?(⊙v⊙)

今天的蓝忘机还是依旧什么也不知道呢!

[魔道祖师全员cp向]论画手是如何捕捉文手的(五)

#前面是八百字青春疼痛文学,后面是蓝忘机单口相声,给大家欣赏一下什么叫做突然沙雕哈哈哈

蓝忘机很早就写完了,但他迟迟没有发过去,好像只要等上几分钟便可以把他的千种情绪统统消磨了去,让人察觉不到他的用心与焦急。
等到八点,他终于觉得差不多了,慢悠悠将文件拖进了对话框。看着文件一点点发送,又突然觉得有些后悔,怎么没有再好好检查一遍,不知道会不会有什么别样的情感泄漏。
蓝忘机从未这么纠结过,他向来果决且坚定,仿佛这一次小小犹豫便把这些年来缺失的彷徨都补了上去。
再纠结也没什么用了,蓝忘机不知为何叹了口气。似乎这东西发出去后,便走上了一条无法后退的道路,将自己的伪装剥光了捧于另一个人面前。
不过是一张逢场作戏的问卷,那么认真做什么?蓝忘机也不理解自己过度的反应。在网络入侵人类正常生活的时代,色彩与刺激越来越疯狂,那点固执的真心变的微不足道,甚至是可笑的。但真心以待已经成了他某种灵魂深处根深蒂固的东西,无关乎理解与不理解这个时代的风向,只是莫名的不愿意放弃罢了。
就好像一个人,固执的守着一个老旧的车站,期待那辆已经无人乘坐的车再次出现。又好像等的不是车,而是一个与他一样固执的人。
过了大约一刻钟,夷陵老祖的回复姗姗来迟——一份文件和一句话:
问卷发给你了,我还有点事,明天聊。——夷陵老祖
嗯嗯好的!——含光
蓝忘机随手回复,他太熟悉这种语气了,尽管这不是他真正想说的。文件不大,很快就下载下来了。
光标停留在文件上,他却迟迟没有按下鼠标的按键。这是轻而易举的动作,只消轻轻一点,但此刻包含的沉重的意义压的他喘不过来气。
好像一个包裹的严严实实的盒子摆放在他面前,在打开之前你永远不知道里面到底是惊吓还是惊喜。蓝忘机不知道这个文档会让他遇到一个与他一样的人,还是把那些未了的水晶般脆弱且美丽的欢喜摔的粉碎。
他太在乎夷陵老祖的举动了,也在心目中把夷陵老祖描绘的他过美好。明明除了文字,再没有见过那人其他东西。可隔着虚幻的网络,还是一不小心把这个不知是真是假的人放在心尖。
芸芸众生,各有天命。所经历的苦难、欢乐所淬炼出的精华凝聚,最终形成一个人的烙印。在这世上,遇见一个与你相吸引的灵魂是那么的不易。有的人在等,有的人已经放弃。蓝忘机的思想里似乎还带了些他自己都没有意识到的孩子气的东西,执拗而认真的。他一直在等,等哪怕只有一瞬,灵魂触动的感情。
现在,隔着屏幕,他好像遇到了。但在验证前油然而生的不是应有的激动,而是恐惧。
若不是他,那怎么办?若这个夷陵老祖,与他想象中写下那些文字的的人不一样,该怎么办?若他待之一深情的人,只是一个虚无的、伪装出的马甲,又该怎么办?
蓝忘机终于按了下去,不过转手一拖,放进了垃圾篓,本准备倾倒的,可终究不忍心,放在那里也就算了。
还没等他再犹豫一会,在内心凑够五千字大作文,电话铃声突兀的响了起来。在空荡荡的屋子里,显得尤为刺耳。
“喂,请问找谁?”蓝忘机快走几步,接了起来。
“忘机,我是来提醒你别忘了明天的同学会的。”温柔的声音顺着电话线,穿越大半个城市,到了他的耳畔。果不其然,这时候会打电话的也只有蓝曦臣了。
“嗯。”蓝忘机低低的应了声。声音里退去了几分冰凉的棱角,流露出少见的温情。
“他们跟我说了好多次,怕你不来。我也知道你很期待这次同学会,错过了会很可惜。”蓝曦臣的声音里流露出几分笑意。
……不不不你误会了我没有很期待!
“不是。”纵使蓝忘机内心掠过八百条弹幕,表面上人设还是不能崩的!
“啊,我知道,你肯定期待的。”似乎信号不太好,蓝曦臣没听清这边说的,只捕捉了一个模糊的“是”字,再加上读弟机的外挂,应和着。
这什么破信号!该传的不传,不该传拼了命的往外传。总是心里***,雅正的蓝忘机仍然是脸上笑眯眯。
于是,他冷着脸,生硬的道:“嗯。”
“怎么了?不高兴了?”蓝曦臣疑惑的问。
……你是怎么从同样的“嗯”中听出不同的情绪的?我私以为这两句话没什么区别啊。还有求求你了,不要再瞎说大实话了,我蓝忘机不要面子的吗?
还未等蓝忘机从吐槽状态清醒过来,那边有传来了些声音。这次倒不是蓝曦臣了,而是金光瑶。
“这么会读你弟弟的心,怎么不读读我的心。”湿漉漉的声音,好想浸过蜜似的。
随后只听得话筒被搁在桌子上清脆的声响,以及两位的调情。
这次蓝忘机是彻底不清醒了,内心的弹幕已经烧坏了主机。
说好的兄友弟恭呢?怎么有了媳妇忘了弟啊!你和你的亲亲媳妇在一起我们全世界已经知道了,不要再秀了好不好!被哥哥嫂子塞了一嘴狗粮怎么办?急!在线等。
虽然中了许多枪,但我们的忘机还是坚定不移的挂了电话,生无可恋的上了床。
闭眼!碎觉!

[魔道祖师全员cp向]论画手是如何捕捉文手的(四)

4.文字与人

虽然第二天是周末,蓝忘机还是按时清醒过来。他呆呆地躺在床上,任由初生的太阳那柔和的光拂过他的脸庞。良久,才轻轻叹了口气,从被窝里爬了出来,从冰箱里取了片面包放进烤箱,顺便热了杯牛奶。

他靠在厨房的白瓷台子上,盯着烤箱计时的旋钮滴滴答答的转着,仿佛这样一个轻松而带有享受意味的举动也如同学术研究一般,讲究严谨与认真。似乎他为自己准备早餐从来不是什么带有品味的生活情趣,而是遵循时间表作出的必然举动。

牛奶热好,面包烤好,与往常一样,用了三分钟。此时,蓝忘机才打开手机,一边吃饭,一边浏览新闻。

昨晚管理员发来的信息也出现在屏幕上,蓝忘机快速看完后礼貌的回应了一句知道了,并安抚似的顺了顺管理员小姑娘的毛。

他对待群管理向来温柔,这主要是因为他的哥哥与“嫂子”给他留下的阴影。

当时,年幼无知的蓝忘机也曾天真的加入过蓝曦臣也就是泽芜的粉丝群,虽然经常潜水,但只要蓝曦臣发布文章,他就会和一群小姑娘一起给大大疯狂打call。什么“大大我爱你”、“大大文笔太好了,我太喜欢你了”之类羞耻的东西也常常发。直到有一天,群管理突然加了一个人,叫做“你们的嫂子”。蓝曦臣当即宣布,他谈恋爱了,以后他的全部粉丝群都交给他的亲亲媳妇管理,只要媳妇吃醋,爱踢谁踢谁。群里立刻安静了一个星期。直到那帮姑娘扒出来泽芜的媳妇其实是耽美圈大手七米一,而且这位新晋的嫂子凭借他的人格魅力俘获了大多数姑娘的芳心,群里才热闹起来。

但蓝忘机一直没有忘记,当时被秀恩爱党支配的恐惧,与被哥哥嫂子秀一脸觉得自己被贴上的单身狗标签的无奈。

从此,对所有管理员都莫名其妙的肃然起敬。

蓝忘机认真的回想了一下管理员姑娘提起的那位名为走尸之主的粉,他记忆很好,很快就想起来这几个星期确实有这么一号人。每次他一发图,就会收到这人的长评,于是印象也就深刻。

他记得走尸之主加过他的qq,因为这人实在热情,他也通过了,还聊了好几次。蓝忘机快速的翻着自己的通讯录,完全没有,大概是被删好友了。

这件事确实不太和情理,没有人会删自己喜欢的大大的好友,就算不粉了,也应该会留一个纪念,除非粉转黑。但这发生在走尸之主这样一个极为热情的人身上又不太可能。

蓝忘机尝试回忆了一下走尸之主的企鹅号。他只无意间见了两次,记得不太清楚,但那个号码又很熟悉,似乎自己不久前刚输入过。

还没等蓝忘机想出一个所以然来,夷陵老祖传了份文件来。文件名起的很草率,就叫做文件1。是夷陵老祖一贯的起名风格。

蓝忘机的顺手点开看了一眼,是一份cp相性问卷。他下意识的照习惯发了个“?”,在那个问好发送出去后,又猛然间想起与他交流的不是什么普通朋友,而是自己仰慕的大大,觉得不太妥当,赶忙撤回了消息。重新发了一句“怎么啦大大?为什么发cp问卷w?”

因为我们要炒cp哇,当然要互相了解一下啦——夷陵老祖

wwww好哒,那我们怎么做?是在线回复嘛?(。ì _ í。)——含光

嗯其实我们今晚之前写完交换就好——夷陵老祖

好好好!那就不打扰大大啦——含光

如果和你聊天是打扰的话,我愿意被你打扰一辈子(●°u°●)​ ——夷陵老祖

蓝忘机猛然间看到这句话,手一抖,差点把手机丢进牛奶里,藏在碎发后的耳朵尖立刻红了,心头不断的闪过“雅正”两个大字。

但紧接着,夷陵老祖又发来一条。

哈哈哈就是试一下,反正以后要炒cp了,请多多指教啊——夷陵老祖

对,只是炒cp而已,不能当真的。蓝忘机反复告诫自己,这才平复下狂跳的心脏,他说不清刚才为什么心头涌上狂喜,但他也不打算深究。这份感情只能是仰慕欣赏,不能有别的。之后,蓝忘机故作淡定的回复了些什么,胡乱把这个插曲翻了过去,也就罢了。不经意间在心头激起的波涛汹涌很快就被忘了去。

吃过早饭,蓝忘机完善了一下最近画的稿子,去附近的公园锻炼身体,顺便在自己大哥那里蹭了顿午饭。回到家,加班处理完公司里的公事,已经六点多了。

他赶忙打开电脑,调出名为“文件1”的文件,开始考虑起填问卷的事情。

好在整张问卷不过十个题目,他大概能在七点半之前完成。

回答完几个不痛不痒的常规问题后,蓝忘机被困在了第七题——喜欢对方的哪一点?

蓝忘机的手犹豫着,不知道该打些什么上去。

他无疑是喜欢夷陵老祖笔下的故事的。那是天马行空的、不拘一格的、渲染着瑰丽的想象的。在故事里充斥着魔法与幻术、奋斗与沉沦、无奈与不甘、迷恋与爱情……仿佛能从中读出人间百味,世事沉浮,在最不真实的故事中读出自己的真实。

他也无疑是喜欢夷陵老祖的文风的。那人写出的文字干净而优美,再怎么普通的字眼在他的笔下都能散发出新的生机。那人也向来是幽默的,他幽默的描述着欢乐,也幽默的描述着苦难。却让人在最平淡无波的情感中读出动人心魄的苦楚来……

从前,蓝忘机可以坚定的说,他喜欢夷陵老祖的作品。

但现在他突然不确定了。

他总觉得,他喜欢那些故事是因为他从中读出的是一个灵魂。

蓝忘机不止一次在心里描绘着夷陵老祖的相貌。那大概是如他笔下文字一般神采飞扬而活泼的一个人,他大概有一种百折不挠的精神,在最沉重的打击中仍能守住自己的期望。他与自己不同,应该常常笑,没有什么必须遵守的时间表,活得洒脱而精彩。

好像借由表层的文字,蓝忘机看见了这个人网络背后隐藏着的真容,看到了一个令他喜欢的、坚强且乐观的灵魂,看到了与他截然不同的性格。

于是,说不清是欣赏、羡慕亦或是爱恋被扔到同一个框子里,混杂出含光对夷陵老祖特别的关注。

不过只是从旁人身上看到了不可能实现的自己。

蓝忘机想到了许多,他甚至有一瞬想把所有情绪都抛到文档中,但最后他还是克制住了。小心翼翼的打上了开玩笑似的:我喜欢你的所有。便作罢。

所谓的“所有”,大概包括作品文章,也包括这个人吧。蓝忘机姑且这样安慰自己。

[魔道祖师全员cp向]论画手是如何捕捉文手的(三)

3.这这这个进展有点快吧





今晚,注定是不眠之夜。

还未等蓝忘机揣着心中的欣喜与粉红泡泡爬上床,来自霜华的信息震动一下子戳破了他勾搭上太太后自我打就的快乐小结界,那种能隔绝屏蔽一切负面情绪的。

在吗?——霜华

蓝忘机犹豫了一下,本着良好的品行以及激动的睡不着的心理,还是回复了。

在。有什么事吗?——含光

嗯,说来挺不好意思的……——霜华

蓝忘机认识霜华很久了,两人大概也能算是朋友,平时互相推荐,有时间的时候聊聊天,虽然混的圈子不同,但是三观比较合拍。见霜华犹犹豫豫的,也不催促,耐心的等着。

外人眼里,霜华是同人圈里文手太太,bg或者bl都有所涉猎,文风干净简洁,谈不上华丽,但读起来很舒服。他的绑定画手是拂雪,所有作品不管是随便发的随笔还是出的本子,皆是拂雪画的,再加上名字格外有cp感,常被人戏称为“霜雪cp”,尽管蒸煮反复澄清过,但还是免不了有人拿这个开玩笑。

过了几分钟,霜化终于发过来了一句话,很显然这句话经过了反复删减与修改:

你听说过“六月三十结婚日”吗?——霜华

啊?——含光

……——霜华

你不看八卦吗?——霜华

不看。——含光

最终,在霜华无奈的解释下蓝忘机弄明白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其实只是拂雪画了霜华文里最经典的一段结婚场景。
但若只是画了幅画那也还好,可拂雪当天因为修仙整个人晕晕呼呼,脑子一抽就艾特了霜华,写了一句:“希望那时你的婚礼也是这样美满。”

虽然很快就删了,但还是被那群住在微博里的小姑娘抓了个正着。

这个年纪的孩子,满脑子都是不切实际的幻想,脑补能力也是惊人的。很快,他们就从这短短的一句话断定霜华太太谈了恋爱,并已经准备好踏入爱情的坟墓了。

再加上几个营销号借机宣传,真真假假的实锤一放,全世界都被霜华要结婚的消息刷屏了。

至于恋爱的对象,还用猜吗?当然是拂雪太太了,要不然拂雪怎么知道的?两个人是朋友?诶呀怎么会呢,他们都合作过这么多次了嘛。

若是其他人听闻这个事件,或许只会惋惜霜华跳进黄河也洗不清,可蓝忘机却不是一般人,他是通晓内情的,于是他的第一个问题就无比的犀利。

你家那位怎么反应的?——含光

是的,霜华在三次元有爱人,而且他的爱人也混圈子,就是与霜华并称同人圈双支柱的星星洋。

要是把霜华的文比作清新小甜饼,那么星星洋就是一把玻璃刀。

有人甚至从霜华和星星洋的风格中猜测他俩一定是相爱相杀的典范。不过相爱是肯定的,相杀是绝对没有的。

星星洋极其擅长在最美好的时候突然开虐。就拿他最近开的古风au,主角们互相暗恋虐心了十几章,才刚刚表白了心意在一起,下一章就发现原来彼此的家族间有深仇大恨,然后又开始十几章生死离别。可星星洋写的却十分抓人眼球,什么老套的狗血梗在他笔下总能翻出新花样,让人读起来欲罢不能,于是只能哭着咽下大刀。而且每次哭的不能自已的读者,都会收到星星洋的暴击嘲讽,还有下次会更虐的承诺,简直恶劣至极。

蓝忘机从霜华这里听到只言片语的描述,也足以让他了解星星洋在三次元的性子亦是这般恶劣至极。还未知道这位真正的正宫做了什么,蓝忘机已经开始在心底为霜华默哀。

果不其然,星星洋在看到消息后第一时间把霜华拉入了好友黑名单,并慷慨的让霜华享受了“电话不接短信不回”系列套餐。

但这还没完,当天下午,星星洋肝出一辆绝对超速的车,两个男主缠绵了一晚上,极尽温柔诱惑,让人看的狼血沸腾,但最终结局却是男二告诉男一;“我们只是兄弟。”

为什么这么写?——含光

因为我跟他解释说我和拂雪只是兄弟。。。——霜华

此话一出,蓝忘机顿时从这篇文里感受到了星星洋的浓烈嘲讽,并从回复中感到霜华果真是名不虚传,凭实力单身。他喝了口水压了压惊。

你完了。——含光

所以要请你帮个忙——霜华

什么忙?——含光

和夷陵老祖炒cp——霜华

蓝忘机反复看了三四遍,确认自己没看错,刚才喝的水随即全部送给了无辜的显示屏。

什么???——含光

我刚才刷微博看到你终于掉马了,就想着能不能借你这件事压下“结婚日”的热度——霜华

你有没有烤炉过直接坦白。——含光

震撼与恐惧之下,蓝忘机颤颤巍巍的手打错了两个字,但霜华大概是因为太紧张了,同样没有发现,认真的回复道。

我觉得他还没有准备好面临舆论的压力——霜华

心疼他?——含光

嗯。而且我已经和夷陵老祖说好了,拜托。——霜华

蓝忘机犹豫了一下,立刻答应下来。是因为要热心帮助朋友,才不是因为与他凑cp的人是夷陵老祖呢,哼!_(:_」∠)_

太谢谢了!加油!^_^——霜华

惯用颜文字蓝忘机立刻觉出这个普通的微笑背后的深意,脑袋里的一半水一半面粉早就和成了浆糊,一时间转不过来到底发生了什么。本来以为被丢出记忆外的《论画手是怎么勾搭文手的》此刻却突然又浮现于脑海中。

热情评论是第一步,配图是第二步,加联系方式是第五步,面基是第十三步,那凑cp是?是……是……妈呀!好像是最后一步!

他他他和夷陵老祖的关系发展的是不是太快了一点!
蓝忘机如同踏着浮云一般飘到床上,点亮手机,努力记下今天的日子,七月九号,这绝对是他的幸运日!

只顾记日子的蓝忘机完完全全忽略了他的粉丝群管理发给他的一连串信息,带着重新吹出来的粉红泡泡进入了梦乡。

含光太太,那个名叫走尸之主的小姐姐早些时候退群了,还删了所有人的好友,您知道是怎么回事嘛?——可爱的管理员

她加群以来一直挺活跃的,您应该还记得她吧……——可爱的管理员

含光太太你明明在线为什么不回我w?——可爱的管理员

(╯‵□′)╯︵┻━┻您居然直接下线?有您这样对管理员的嘛!——愤怒的管理员

QAQ如果您看见了,回复我一下哦,我要去碎觉觉了——依旧可爱的管理员

诶呀,这样看来,今天也是无比祥和的一天呐!

[魔道祖师全员cp向]论画手是如何捕捉文手的(二)

2.私信不敢不看


蓝忘机先习惯性的在心里为夷陵老祖打call爆灯转身,连切错马甲这种事都推测的出来,不愧是主攻悬疑小说的写手!

然后他才开始认真的考虑掉马这件事的具体含义。这绝对不仅仅是掉马这么简单,这背后有着看不见的暗波涌动。

他这是给夷陵老祖表白了啊!表白啊!在网络上几十万人眼前光明正大的表白!现在想来还有一点点小羞涩呢!

表白完了,下一步应该怎么做呢?虽然事发突然,但蓝忘机并非毫无准备,他努力回想着上周仔细阅读的《论画手是如何捕捉文手的》中的方法,尝试选一种来应对现在的情况。准备好了不意味着可以实践,这是永恒的真理。就比如现在的蓝忘机,如同站在高考考场上的考生,紧张到脑海里一片空白,连零星几个字符都想不起来。

蓝家家学最好的学生蓝忘机现已改名为“蓝忘记”。

蓝忘机就这样冷着脸,苦大仇深的盯着电脑屏幕苦思冥想。在秒针走完307圈后,他才猛然意识到自己已经把夷陵老祖晾在那里好久了。

怎么办!太太会不会觉得我太高冷,不好相处!Σ(゚д゚lll)

权衡利弊下,蓝忘机决定放弃在空无一物的脑海中翻找,他那双修长且骨节分明的手在键盘上飞舞着,快速打下一长段话。

“啊啊啊啊是切错号了QAQ,才发现呢!对不起对不起!我一直在追太太的文,超级喜欢太太的文笔!我是太太的脑残粉!(//∇//)”

我们的蓝忘机已经在这短短的一段时间,从犹豫着使用颜文字进化到了习惯性使用颜文字,真是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这评论发出去后,左等右等,就是等不到夷陵老祖的回复,倒是其他的粉丝回复的起劲。

“这这这还是我们高贵冷艳的含光君吗?!我不会认错了ID吧!”

“这画风切的我都不敢丢大师球了!呜呜呜呜……”

“唉,人设崩的连渣都不剩,还我男神啊啊啊啊啊啊!”

“果然,只有在自己喜欢的太太面前才会显露出真面目啊。”

……

蓝忘机默默的在心里认真的回复了这些激动评论,然后毫不留恋的继续重复着刷新、阅读、再刷新的工作,希翼着等到夷陵老祖的回复。

过了大概五分钟,当蓝忘机重复这一举动重复到手指酸麻时,夷陵老祖那个亮晶晶的头像才姗姗来迟的出现在评论区里。

“含光太太不看私信吗?”

哦,原来还有私信啊……

蓝忘机恍然大悟,对微博的设置不太熟悉的他以老年人的速度慢慢悠悠的切到私信的界面,夷陵老祖果真给他发了三四条私信。

第一条:“谢谢含光太太喜欢我的作品”

第二条:“我不太上微博,如果愿意你可以加我的qq:121xxxxxxx”

第三条:“我也很喜欢含光太太的画”

蓝忘机还没有从要到夷陵老祖的qq号的狂喜中清醒过来,又被那句“我也喜欢含光”给直接砸晕了……

原来他有看到自己的画啊,这种被偶像翻牌子的感觉是怎么一回事啊!当然自此之后有长达两个月的时间含光君疯狂回复自己粉丝评论的心理我们在此就不做赘述了。

纵使此刻蓝忘机心里的粉红泡泡几乎要溢出来,映的那只已经跑了无数圈的小鹿都分外的少女心,可表面上他还是波澜不惊,宠辱皆忘。

……才怪啦!

什么矜持,什么优雅,全喂给月落乌啼霜满天家的哈士奇吧!

蓝忘机用最后一丝理智控制着双手将那串数字复制到搜索联系人的小框框里,看着那个跳出来的联系人,他突然有些伤感,一种老农民种了半天的白菜终于可以收获的感觉。

直到好友申请通过,他还是有一种不切实际,如临云端的飘忽感。

夷陵老祖向他发了一个笑脸,说今天太晚了,可能要睡了。他才发现在的时间早已经超过他平时时间表上的睡眠时间。

不过那又怎么样呢?蓝忘机尝试着扯了扯嘴角,眼底尽是温柔。好的,他这样回复。总算有一个人,能把他从日复一日的生活中拉出来,多好。